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涞水信息网 2022-11-25 450 10

黑龙江首富姐弟,最终还是把公司玩坏了? || 深度

750

几笔蹊跷的担保,将低调的戴永革家族拉上前台。从“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生意,转型与刘强东合作,还入股许家印公司,股价如今却跌成仙股。这对首富姐弟,未来能走向何方?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发布

作者:方斯嘉

编辑:易鸣

设计:岚昇

戴永革家族,这几年已经很低调了。

但他们的财富,一直让其曝光于大众之下。在《2021年胡润百富榜》中5名居住地显示为哈尔滨市的富豪,第一名是中国地利集团的戴永革家族,财富115亿元,排名625位。

在10年前,这个家族还混得风声水起,身价匹敌曾经的杨惠妍、许家印等富豪,多年登上黑龙江首富。此后,将生意交予职业经理人后,便鲜少露面。

10月28日,一则公告,将低调的戴永革家族推上风口浪尖。外界顿时发觉,戴氏家族始终藏在幕后。

蹊跷的担保金

首富戴永革,有点麻烦事儿。

2022年10月28日,中国地利集团(01387.HK)公告内幕消息(下称“1028内幕消息”)称,由第三方公司及中国地利的控股股东戴永革及戴永革控制公司所借及担保的两笔贷款银行贷款已经逾期。

并且,中国地利的五家附属公司(哈尔滨哈达农副产品股份有限公司、牡丹江牡达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沈阳地利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沈阳金东贸置业有限公司及齐齐哈尔哈达农副产品有限责任公司)(相关附属公司),则被指与戴永革及相关第三方为相关银行贷款向债权银行提供了多项担保。

由于债务逾期,债券银行便将上述所以担保主体列为诉讼案的被告,向全体被告索偿的金额约为人民币11.5亿元。

据公告,债权银行已经申请请求保存众被告的资产,其中包括相关附属公司在内。

并已收到中国相关法院颁布的《民事裁定书》,下令就索偿额而冻结众被告的存款,或查封扣押众被告的等值资产,其中包括中国地利相关附属公司在内。

截至本公告之日,中国地利相关附属公司共有约人民币3600万元的境内银行存款根据《民事裁定书》被冻结。

中国地利指出,已委聘中国法律顾问就民事裁定书提供法律意见,并极力在诉讼案中代表相关附属公司抗辩,特别是相关担保的签立行为缺乏适当授权。

简单来说就是,上市公司认为,对担保的操作并不清楚。

但蹊跷的是,据初步内部查问,不论是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查册结果,或是公司为前述在2020年进行的收购交易而取得的法律尽职调查报告中,两者均没有相关担保的记录。

因此,相关担保有可能违反了《上市规则》若干条关于持续关联交易的规定,公司现正调查中。

中国地利提出,除了相关担保之外,该集团可能有成员公司还进行了其他类似担保安排,涉及向第三方提供的担保总额大大高于索偿额。

上述公告中可以看到,一方面,戴永革及其公司,欠了银行两笔费用,还不起了。目前,两笔欠款的金额未明,但鉴于银行金额约为人民币11.5亿元,欠款金额应该为大几个亿。

另一方面,戴永革或许曾利用中国地利的公司,进行多方捣腾担保,这些动作,并不完全被上市公司所知晓。

捣腾的收购计划

内幕消息公告指出,这五家附属公司在提供相关担保时,还不是中国地利的附属公司,而是戴永革紧密联系人间接控制的公司。

所谓附属公司,是指受到中国地利公司控制的实体。也就是说,在五家公司提供担保时,还不受中国地利公司控制。

这位紧密联系人,到底是谁?

无冕财经梳理发现,上述的五家附属公司,曾出现在2018年6月5日的一起收购案中。

公告称,于2018年6月5日,利骏(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与新喜订立哈达收购协议,据此其有条件同意以买方的身份收购,而新喜有条件同意以卖方的身份出售哈达目标公司全部已发行股本。哈达目标公司控制中国业主实体,而中国业主实体则持有市场所处的土地及物业。

也就是说,哈达公司是新喜的子公司。

新喜公司来头不简单。这是一家于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的有限投资控股公司,目前由寿光地利全资拥有。

而寿光地利继而由张兴梅全资拥有。她是人和商业的主要股東及由非執行董事同时,她也是戴永革的妻子、戴彬的母亲。

所以,上述的“紧密联系人”,极有可能是指张兴梅。

奇怪的是,哈达收购事项之成交期限,拖了2年,期间延长了4次。延长的原因均为“需要额外时间达成哈达收购事项的先决条件”、“若干先决条件尚未达成”。

▲中国地利的对哈达收购项目多次发布公告延长。图源自东方财富网。

这个收购项目从2018年6月公告,到2020年8月正式完成。时间正好与上述内幕公告中“交易在2020年4月公布,2020年8月完成”的结束时间对上了。

而公告中指的“2020年4月”,实际上是指2020年4月,修订哈达收购项目后的时间。

当时,公告也解释称,多番拖延的原因是,“有关结付新喜及其联系人的所有应收及应付账款,以及原哈达目标集团的银行借款的先决条件尚未达成,且需更多时间达成有关先决条件,因此原收购事项尚未完成。”

简而言之,便是新喜公司与哈达公司的一些账款、欠款未能理清,因此拖延了交易。

而在2020年4月,“有关建议修订哈达收购事项的主要及关连交易”的相关公告中,上述五家附属公司均在公告内。因此,上述五家附属公司,或许是通过利骏与新喜订立哈达收购协议后转让的。

目前,中国地利在2022年10月28日(星期五)上午9时正起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暂停买卖,以待进行持续的调查工作。

首富家族的创富传奇

戴氏家族的发家之路,一直很传奇。

2010年,胡润中国女富豪榜单中,秀丽·霍肯家族,凭借人和商业公司(中国地利原名),以220亿元身家,成为富豪榜第五位。当时,张欣、潘石屹家族,也居于其后,为第九位。

次年,2011年,秀丽·霍肯成为英国女性富豪中排名第七,资产达到10.66亿英镑。

这位女性的中文名是戴秀丽。

戴秀丽的公开信息很少,她于1986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曾是记者,在《哈尔滨日报》和《深圳特区报》任职。有媒体说,她在1991年去了英国,与一个英国人结婚后,又回到中国,经营房地产生意。

当时,戴秀丽看上的是国内大型人防商场及服装批发集散地。建设了哈尔滨地一大道、广州地一大道等项目。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席卷之际,戴秀丽占股约7成的人和商业赴港上市,市值30亿人民币。上市时,公司总建筑面积超过130万平方米。那时候,以戴秀丽为首的戴氏家族,几度登上黑龙江富人榜。

这是一个暴利生意,2005年至2009年,人和商业毛利率均在73%以上,2008年更是高达82.62%。“能拿到人防工程已经很不易,而且还把使用权出售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商业地产分析人士曾评价称。

当年,地产公司热衷于做足球队,人和商业也不例外,养了一支贵州人和足球俱乐部。2012年,俱乐部的女董事长戴秀丽对媒体说:“实行管办分离改革后的中超联赛正变得越来越国际化、专业化,我对中超的未来充满希望。”

2014年,那位英国人说“厌倦了太富裕的生活”,便与戴秀丽离婚了。戴秀丽似乎也进入了人生转折期,同年,她将人和商业间接持有的人和商业48.49%股权,作为馈赠无偿转让给胞弟戴永革。

至此,戴秀丽消失于江湖。

▲戴永革(右)、戴秀丽(左)。图源自东方早报。

戴秀丽走后,戴永革一人撑场,同时拉来了儿子戴彬,成为公司执行董事。

戴秀丽留给的弟弟的,并不是块好蛋糕。2013年,人和商业达到史无前例的17亿亏损,及80亿人民币债务。亏损的原因在于,开发速度减慢,可转让的商业面积随之减少。

转型7年,跌成仙股

有人说,自始至终,姐姐戴秀丽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话事人一直是戴永革。

戴秀丽隐退后,戴永革着手商业版图的转型。

2015年,人和商业宣告从地下商城业务,转为农产品批发市场运营。并从戴永革妻子手中购得寿光地利旗下8家农产品批发市场。

▲中国地利集团有10个农产品批发市场。图源自2021年年报。

一开始,转型后的人和商业,与此前的经营模式类似。主要是为贸易商出租农产品交易场地、货仓等。同时,也做物流、增值服务等生意。

截至2021年末,佣金收入已超过租赁业务,成为营收的大头。所谓“佣金收入”是指主要按交易金额或产品重量向交易商收取佣金。而租赁收入,则是指出租仓库、住房、仓库等获取的出租收入。

▲中国地利集团的收入统计。图源自2021年年报。

另一头,戴永革着手卖资产。

2016年,人和商业对外委托戴德梁行整体出售旗下44个地下商城项目,报价10亿美元。但由于这些地下商城项目大多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

因此,以流拍告终,戴氏家族旗下的英属维尔京群岛离岸公司盛诺有限公司接手项目。

戴永革接管下的人和商业,戴上了亏损魔咒。

自2013年至2018年,5年间人和商业亏损分别为-17.48亿、-17.15亿、-45.37亿、-146.02亿、-1.27亿、-3.49亿,直到2019年才扭亏为盈,实现利润5.70亿的正向增长。

扭亏为盈的原因在于,戴永革放弃了家族掌控,转为聘请职业经理人治理。

2018年,戴永革离开了人和商业的董事会。并以1600万元年薪,聘请王岩获为人和商业董事会主席,与戴永革儿子戴彬搭档。王岩为金融背景,曾在工商银行、中银国际、招商证券等公司任职。

▲戴永革之子戴彬,任集团行政总裁。图源自地利集团官网。

改革大幕拉开,在王岩的一手布局下,2019年,“人和商业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中国地利集团”。

有意思的是,期间,戴永革鲜少露面。直到2020年3月,戴永革旗下的人和投资,从韬蕴资本手中,接下恒大0.96%股份。

彼时,恒大的泡沫即将吹爆,许家印已站在悬崖边上,而戴永革仍站在许家印一侧。这或许呼应了戴永革玩足球俱乐部时说的一句话,“我就喜欢和许家印玩。”

2020年12月25日,戴永革甚至拉来了刘强东入伙。京东以7.98亿港元认购中国地利4.78亿股股份。2021年年报显示,刘强东通过家族信托简介入股中国地利,持股约5.37%。京东系高管刘利振进入中国地利任非执行董事。

此举意在,京东与中国地利合作,共同打造中国最强的生鲜供应链体系。

只不过,从资本市场上看,这并不算一个好买卖。在2020年末京东入股,对股价进行小幅拉升之后,中国地利一路走低,目前已跌成仙股,至停牌前,为0.66元/股。

随着事件的深入调查,戴永革一系列操作,正如抽丝剥茧般被揭开。刘强东的投入,是否会因此打了水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涞水信息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涞水信息网 X1.0

微信扫描